麻豆传媒操女病人的穴

  

每天晚上雁引都會被折磨一番,明明是涼水,泡在裡面簡直跟要命似的。

明殊一言不合就不給他吃。

他就沒見過這麼虐待病人的。

……雖然他並不餓。

但也需要補充靈力。

好在經過幾天,他能在水裡保持清醒。但明殊除瞭最初幾天陪他修煉,後面她再也不修煉瞭,就算他撐不住的時候,她也隻是進來抱著他。

明殊趴在浴桶上,看他後背的傷,“魔氣已經祛得差不多,不過你要每天堅持,體內的魔氣才能祛除幹凈。”

雁引回頭,“師妹,你真的不考慮一下,和我在一起嗎?”

明殊給他披上一件衣服,淡聲道:“雙修之法,你瞭解過嗎?”

“不是共同提升修為嗎?”

明殊有些嘲諷的笑瞭下,轉身離開。

雁引覺得明殊神情有點不對勁,他看著明殊離開,心底各種念頭閃過。

雁引泡到指定時間,立即穿上衣服去找明殊。

可整個靈劍峰都沒找到人,反倒是遇見送東西上來的林瑾。

“師尊去抓靈鹿瞭。”被攔住的林瑾隻能小聲的回答,“最近師尊好像比以前吃得更多,每天還好累的樣子……”

雁引眉頭輕皺,她很累嗎?

每天她懟自己的時候,挺有精神的啊。

雁引沒有去找明殊,反而去瞭無影峰的藏書閣,那氣勢洶洶的樣子,嚇得守藏書閣的弟子瑟瑟發抖。

“師尊,您要找什麼?弟子幫您找?”

“師尊,您別亂翻啊,我們整理很麻煩……

“師尊,那個不能動……”

雁引將藏書閣翻得亂七八糟後,踩著一地書,走到欲哭無淚的弟子前,“隱宗所有的書都在這裡嗎?”

弟子默默垂淚,“對啊師尊。”

他得整理到什麼時候去啊!!

“啊,對瞭,掌門那邊還有一些書。”弟子感覺四周的威壓越來越可怕,趕緊道一聲。

掌門奇怪雁引怎麼突然要看書,但還是讓他進自己放書的地方。

“魔族的事已經查得差不多,白虎宗發現魔族要利用玄傢打破魔界和人界的界限。他們擅自屠殺玄傢,這隻是一個上得瞭臺面的借口。”

“白虎宗一直和玄傢有恩怨,到這一輩更是惡化,所以當出現這個契機的時候,白虎宗便一不做二不休,屠殺玄傢,霸占玄傢的資源。”

“沒想到我們隱宗還有人和白虎宗勾結……真是,哎,這麼多年,那些師兄弟,我竟然都有點看不明白瞭。這次徹查,隱宗上上下下竟然……我們現在準備通知其餘宗門。”

掌門將最近發生的事,一股腦告訴的雁引。

“師弟,最近靈劍峰又封閉瞭,聽說你在上面,玄姬怎麼樣?”

“她是玄傢的血脈,到時候可能要她出面……”

“師弟,你聽到我說話瞭嗎?”

雁引正聚精會神的翻著一本書,壓根就沒聽掌門說話。

掌門一眼就瞅到那本書的名字,忍不住嘴角一抽,“師弟,你看這書做什麼?你要和誰結道侶嗎?”

他這個師弟懶得出奇,怎麼突然就對雙修之法感興趣瞭?

雁引合上書,他指尖在面具上輕點幾下,隨後滑落到唇上,“師兄,如果她同意的話,我不介意結道侶。”

“誰啊?”掌門好奇,還真要和人結道侶,沒聽說他最近和誰走得近啊。

雁引拿著書往外走,他的聲音好一會兒才傳進來,“靈劍峰的那位。”

掌門差點沒站穩。

這兩個小祖宗怎麼攪和到一塊去瞭。

-

雁引在無影山耽擱將近一天,上山的時候,暮色沉沉,天空晚霞灼目。

明殊在大殿外吃烤肉,小獸蹲在她旁邊,抱著一堆骨頭哀怨的瞅明殊。

小獸見雁引過來,渾身的毛都炸開,超兇的樣子。

小獸不待見他,雁引知道。

或者說小獸不待見任何靠近明殊的東西,不分男女和物種。

隻是這麼兇的樣子,他是頭一個。

“它很不喜歡我呢。”雁引坐到明殊旁邊,當著小獸的面摟住明殊肩膀。

小獸黑寶石的眸子迸射出一抹寒光,整個身子彈跳起來,砸在雁引手上。

“嘶……”雁引手背一陣痛麻。

明殊伸手捏住還想砸的小獸,將它揣回兜裡。

小獸狂吼。

鏟屎的,你竟然養別人!

你憑什麼要養別人!

你不許養別人!不許養別人!!不許養!

明殊摁住在兜裡亂蹦的小獸,目光落在他已經紅腫的手背,“別招惹它,瘋起來我都攔不住的。”

“師妹,好疼。”雁引將手放到明殊面前。

“這點疼都受不住,是男人嗎?”明殊推開他的手。

雁引順勢握住她的手,曖昧的吹口氣,“是不是,師妹要不晚上感受一下?”

明殊嫌棄的瞄他一眼,語氣微揚,“就你?”

雁引眨眼,他怎麼瞭?

他也很厲害的好嗎?

看不起人咋的!

“師兄還是先補補智商吧。”明殊抽回手,收拾東西離開。

小獸從袖子裡冒出個腦袋,那得意的小模樣,雁引想把它摁到地縫裡面去。

竟然被一隻狗鄙視,他這個暴脾氣。

穩住,老子能贏!

雁引進屋,涼水已經備好,明殊坐在旁邊吃東西,小獸不見蹤跡。

他一邊脫衣服,一邊往浴桶的方向走。

衣服落瞭一地,待他走到浴桶邊,身上已經沒有多餘的佈料,他甚至抬手將面具取瞭下來。

嘩啦啦……

雁引步入涼水中,即便習慣這個溫度,突然進去還是有點涼。

明殊拍拍手,從那邊過來,手中端著一碗水。

“喝。”

雁引仰頭看明殊,“這什麼?”

“毒藥。”

雁引接過碗,手指故意在明殊手背上蹭瞭一下,“你給的,毒藥我也喝。”

明殊面色不變,示意他趕緊喝。

雁引:“……”

被撩對象老是不鳥我。

老子的魅力有那麼差嗎?

就不能給個嬌羞的表情嗎?

碗裡確實就是一碗清水,但裡面的靈氣濃鬱程度,明顯和普通水不同。

他一口氣喝完,感覺自己像喝瞭冰塊,透心涼。

雁引唇瓣微張,正喘著氣,他面前忽的一暗,嘴就被人堵住。

唔……

雁引瞪大眼,看著面前的人,明殊眸子微微睜著,裡面是似乎有笑意,又似乎沒有……

雁引忘記呼吸。

有溫暖的氣息順著喉嚨下滑,涼意遍佈的身體,突然開始溫暖起來。

快穿系統:反派BOSS來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