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蘑菇的app

第二天的清晨,唐龍醒來瞭,揉瞭揉還是有點痛的腦袋,隻見楊小蜜依偎在自己的胸膛上正在鉛睡中,他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瞭什麼事情。

心中不免的苦笑,這又是多瞭一個女人瞭?

這對於唐龍來說,每當對一個女人,他就要肩負起來保護她們的職責。

當然瞭,唐龍不會將這些當成壓力,這是一種動力。

如果一個男人都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,豈不是連一條咸魚都不如瞭。

看著面前的楊小蜜,用手撫摸瞭一下對方的頭發。

楊小蜜慢慢的睜開瞭眼睛,有一些的羞澀,小臉噗紅不已。

“我們……”

“不要說瞭,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瞭。”

唐龍捏瞭一下楊小蜜的鼻子說道。

楊小蜜在唐龍的胸膛上動瞭一下,弄得唐龍有點不舒服,突然就是將楊小蜜抱在瞭懷中。

“要不我們……”

“啊,你要幹什麼,壞蛋!”

“呃!”

“你就是一個大壞蛋,流氓!”

接近八點的時候,唐龍已經和楊小蜜起床瞭,唐龍洗漱之後走瞭出來,見到唐王已經拿著漁具,看到唐龍笑著說道:“走,和我一起去釣魚。”

唐龍有點不懂,為什麼父親要叫自己去釣魚,不過想想在島上居住不瞭幾天的,還是陪著父親過去吧。

“好。”唐龍點頭道。

“你的裝備我都已經給你準備瞭。”

唐王指瞭一下地上另外一套的漁具說道。

唐龍看向父親指向的地面,果然有著一套漁具,立馬他好像明白瞭什麼,看來這是父親早已經準備好的瞭。

彎腰拿起瞭漁具,跟著父親走出瞭房子,朝著島上的北部方向走瞭過去。

有瞭十分鐘的路程,便是到瞭海邊,父親已經坐在瞭馬紮上,將魚竿拿瞭出來,一點點的將魚鉤等全部掛好。

“唐龍,你知道,我為什麼要讓你來釣魚嗎?”唐王突然的問道、

“為什麼啊?”

唐龍也正在好奇這個事情。

“呵呵,我們先釣魚。”唐王沒有立馬的告訴唐龍。

唐龍搖瞭搖頭,知道父親這是不想立馬的告訴自己,就算你怎麼去問,對方也不會告訴。

坐下瞭,將魚竿等全部準備好,向前一拋,魚線已經落入瞭海水中。

突然,唐龍想起瞭小的時候,在非洲的時候,父親就是這樣帶著他到瞭一片湖邊,一起釣魚,一釣就是一天一夜。

父親可謂是一個非常喜歡釣魚的愛好者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他會有三分之一的時間,都在釣魚中,這還是在非洲時候的記錄。

估計在島上的時候,每天都會來釣魚吧!

“唐龍,其實我們就像是水中的魚兒,當誘餌來到的時候,我往往不會認為那就是釣魚人設計好的誘餌,傻傻的咬到瞭嘴中,嘗到的第一口雖然美味,不過第二口,隻怕就會是永遠的後悔瞭。”

唐王說著已經釣上來瞭一條金槍魚。

唐龍聞言,明白父親話中的用意,點頭道:“父親,你是要讓我一定要清晰的看透每一個事情的關鍵對嗎?”

“也不是,有的時候,有誘餌的時候,又不是一件什麼不好的事情,你說一條魚可以將釣魚人降服嗎?”唐王突然問道。

關於這個問題,唐龍緊皺瞭一下眉頭,回道:“父親,對於這個問題,我好像要說,好像沒有吧!”“不,一定有,就看你的決心,人生的性格,就要狠,就算你咬住瞭敵人的誘餌,陷入瞭敵人的糖衣陷阱中,你要做的不是投降,而是掙紮,就算自己會死,也要將敵人拖入泥潭之中。”唐王說著,又是將

一條魚釣瞭起來。

隻見這條魚掙紮的力度好大,父親花費瞭很大的功夫才是給釣瞭上來。

唐龍瞬間明白父親話中的意思瞭。

“父親,我明白瞭,謝謝你的提醒。”

唐龍感謝道。

父親的這話,仿佛是給唐龍點開瞭謎團,以前都是唐龍主動的找到敵人戰鬥,或者就是敵人主動的找到唐龍。

而父親的話,讓唐龍明白還有另外一種做法,那就是當敵人設出瞭誘餌,完全可以那種情況上鉤,不過上鉤之後,就會讓敵人損失慘重。

“嗯,你能明白最好,目前世界的格局,發生瞭巨大的改變,讓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,還有一切的憧憬,都已經發生瞭巨大改變。”

唐王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唐龍點頭。

“還有一件事情,你母親不好意思和你講,我和你說說。”唐王一笑說道。

“什麼事情啊?”

唐龍好奇的問道。

“昨天晚上的事情。”唐王說道。

“啊……”唐龍是怎麼也沒有想到,原來昨天晚上的事情,竟然是母親一手安排的。

本來他以為是自己喝瞭一點紅酒,自己的身體發生瞭什麼變化,等待楊小蜜在自己面前的時候,發生瞭那些控制不瞭的情況。

“不過,你也要原諒你母親的做法,因為,你母親不想看到你的修為停滯不前,停滯不前對於沒有任何的利益,因為你接下來要面對的困境,比起我當年到瞭非洲的時候還要嚴峻。”

唐王說道。

沒錯,當年唐王到瞭非洲之後,那個時候的困境也不簡單,可畢竟那個時候還真是一個冷兵器的時代隻要你身上有槍支,有著一夥敢於拼命的兄弟,掌握瞭突擊戰鬥技術,在戰鬥中你就是王的存在。

可現在不同瞭,唐龍面對的乃是那些修為高手,他們可不是一些蠻力者。

當時在歐洲的時候,就好比一個運動員的體力已經到達瞭極限,而現在就是這些運動員們已經突破瞭一個極限,到達瞭另外一個境界。

這個境界所謂來說,十分的恐怖,運用著修為的力量,就可以達到恐怖的存在。

“對啦,你沒有發現自己的命脈已經發生瞭巨大變化嗎?”

唐王問道。

唐龍聞言,很是詫異的已經開始探查起來自己身體的變化,當探查到瞭身體內部的時候,忽然整個人都是詫異瞭。

“我的命脈為什麼這麼的活躍?”唐龍從來都是沒有和現在這個時候的命脈如此活躍。並且這個命脈還是祖龍命脈!

都市特種狼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