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映画传媒官方

當諸多武聖論道時,臺上的許多武聖們興趣缺缺。

而臺下的普通武者們,卻聽得津津有味,十分認真。

如今,元真要宣佈聖會比鬥前五名的獎勵,情況就截然相反瞭。

普通武者們並無多少興趣,反正這些跟他們無關。

臺上的諸多武聖們,卻是立刻來瞭精神,目光灼灼的望向元真。

元真環視四周一圈,面帶微笑的道:“明天的虛空臺論武,還是老規矩,擂臺決戰。

勝出的前五名,將獲得豐厚的獎勵。

第五名,獎下品聖器一件,一億靈石或等價值的修煉資源。

第四名,獎下品聖器一件,一億靈石的修煉資源,外加下品聖級秘法一部。

第三名,獎勵一件中品聖器,兩億靈石的修煉資源。

第二名,獎勵中品聖器一件,兩億靈石的修煉資源,外加中品聖級秘法一部。

至於第一名,獎勵三億靈石的修煉資源,外加神秘大禮一份。”

聽完獎勵的內容,眾多武聖們都露出驚訝之色,紛紛議論起來。

“哇!本屆神武聖會的獎勵,果然比往屆更加豐厚啊!”

“第五名就有一件聖器,加一億靈石的資源?往年可是隻有一億資源啊!”

“估計這幾十年裡,天絕神國的幾位煉器聖師,又有大批新作品啊。”

“也隻有天絕神國這個第一強國,才有如此雄厚的財力,能拿出巨額的修煉資源和聖器,當做聖會的獎勵!”

“若能進入前五名,不僅榮耀加身,名傳天下,還能得到如此驚人的獎勵,實在太誘人瞭!”

各路武聖都表現出極大的期待。

青山武聖皺眉想瞭一下,目光灼灼的望向大神子,拱手問道:“敢問大神子,第一名的獎勵,那神秘大禮究竟是什麼?”

聽到他這句話,周圍的青年武聖們,都露出瞭笑意,議論起來。

“青山武聖本就排名前五,看來他這次瞄準第一名瞭!”

“嗯!青山武聖如此關心神秘大禮,看來對第一名勢在必得啊!”

“雖然他雄心勃勃,可他想奪得第一名,實在太難瞭。

連續好幾屆聖會,都是四神子元崇牢牢占據第一。”

“四神子元崇的天賦和實力,僅次於大神子,堪稱神國第二天才。

青山武聖和他相比,還是差瞭點火候。”

“嘿嘿,既然是神秘大禮,那當然不能明說瞭,不然還能叫神秘大禮嗎?”

元真抬瞭抬手,示意眾人安靜下來。

他微笑著望向青山武聖,語氣平靜的道:“明天就要論武比鬥瞭,那份神秘大禮也將公佈於世。

既然如此,現在說出來也沒什麼影響。

本座就照實說吧,那份神秘大禮,是父神在神遊天外之際,於天罡風火層中偶然得到的一枚寶珠。

那枚寶珠混若天成,仿佛是天罡風火層中孕育的神物,又似天風罡火的結晶,威力無窮。

父神早已是無所不能的神人,得到此物也無甚大用,便要將此物賜給本座。

但本座覺得受之有愧,便提議將此物拿出來,當做本屆聖會的彩頭,如此才有意義。”

聽完元真這番話,眾位武聖們都露出尊敬的眼神,低聲議論起來。

“原來如此!天罡風火層最是兇險,隻有神人才能遨遊其中。

那枚寶珠誕生於天罡風火層,必然是稀世神物啊!”

“也不知道,那顆寶珠有什麼妙用?難怪被稱為神秘大禮!”

“大神子真是高風亮節!明明天絕神主要把那枚寶珠賜給他,他卻拿出來當做聖會的獎勵。

大神子的廣闊胸襟和氣度,真是令人欽佩啊!”

“以大神子的才能和風度,一旦晉升神境之後,必定會繼承神主之位。

到那時候,天絕神國定要更加輝煌!”

青山武聖和朝瀅等人,都對大神子贊賞有加。

而太昊雲七、九九和路白霜等人,卻是一臉漠然,暗中撇嘴。

九九露出滿臉鄙夷的表情,傳音對太昊雲七說道:“這個元真,當真是虛偽到極點,令人作嘔!

四神子元崇已經連續霸占第一名多年,這是眾所周知的事。

元真拿出寶珠當獎勵,說是給聖會當彩頭,其實就等於送給元崇瞭。”

“嗯,確實如此!”太昊雲七微微頷首,面無表情的道:“如此一舉兩得,既能博得好名聲,又不會真的將寶珠送出去。

不過,我倒是希望本屆聖會能有奇跡出現,讓元真的計劃破滅。”

九九疑惑的仰望著他,問道:“七哥,什麼奇跡?”

太昊雲七望著東來客棧的方向,隻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,並不解釋。

沒過多久,夕陽落山瞭。

元真帶著秦政和望天城主,離開瞭望天臺。

三十多位武聖們也相繼離去。

廣場上的數十萬武者們,還聚在一起議論不休。

隻有少部分人離開瞭,絕大多數人要留在廣場上,等待明天的論武比鬥。

……

夜幕下,望天城內燈火通明。

東來客棧五樓,紀天行的房間內,漆黑無光。

他正盤膝坐在密室中,閉著雙眼運功修煉,渾身繚繞著璀璨金光。

正如路白霜猜想那般,他壓根沒想過要去參加武聖論道。

既是不屑,也是不想浪費時間,徒增煩勞。

但最重要的是,他要修煉一部至關重要的絕學秘法。

一整天裡,他始終在密室中修煉,不曾離開半步。

不管外面是什麼局勢,望天臺上發生瞭什麼事,都與他無關。

很快,一夜時間過去。

直到第二天朝陽升起時,他才結束修煉,緩緩收功停手。

繚繞全身的璀璨金光,逐漸收回到體內。

當他睜開雙眼時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渾身也迸發出凌厲駭人的氣息。

若是仔細看便會發現,他的肉身有瞭微妙的變化。

每一根發絲、每一個毛孔,都仿佛亮著星光。

葬天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,疑惑的問道:“神武聖會早就開始瞭,你不去參加論道就算瞭,為何這時急著修煉至聖劍體?”

紀天行面色平靜的道:“自然是有相應的理由,我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。

別忘瞭,今天的論武比鬥,是要在虛空臺上舉行的!”

劍破九天麻豆映画传媒官方